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公告

老人独居半地下废弃水窖50年 4只流浪狗做伴

时间:2018-02-03 13:27:19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71岁的孙焕春觉得自己是有家的,尽管他的“家”只是燕塞湖景区附近路边一个废弃的半地下储水窖。

 
这个“家”里除了他,还有4只流浪狗。老孙一个人在这里住了50多年。
 
前不久,一个爱心志愿者团队发现了孙焕春,给他送来了些生活用品,老孙几十年独自生活的状态才被撞破。
 
微信图片_20180201144013~1.jpg
 
独居野外废弃水窖50年
 
1月29日上午,燕塞湖路两边的群山被阳光下的野草“装扮”成统一的金黄色。路南侧突然出现的一排发黑的木栅栏显得有些扎眼。
 
在离这儿几公里外开了一家超市的林向东站在栅栏外喊了几声:“老孙啊,老孙——”一个瘦削的老人从栅栏后的土坡下面走了过来。“他就是孙焕春。”林向东告诉记者。
 
几年前,林向东散步时偶然发现老孙从栅栏里走出来,才知道居然有人住在这儿。孙焕春很少跟人说话,因为总碰上林向东,俩人渐渐会聊上几句。最近,老孙打开栅栏上的锁,让林向东进去看了一眼他的“家”。
 
出来后,林向东心里挺沉重,“日子过得不像个样。”他把自己参加的爱心团队成员喊来,给老孙送来了些生活用品。
 
29日,林向东带着记者找到孙焕春。走进栅栏,翻过小土坡,一个只有一面砖墙的半地下洞出现在眼前。打开门,“屋”里的空间十分狭窄,一个灶台连着土炕,剩下的地方勉强能站3个人。
 
“我19岁从北戴河陆庄跟着公社派的队伍来修燕塞湖的水坝,后来就住在这里了。”孙焕春头发已经全白了,“原来这间是放水桶的储水窖,坝修完后才住人。我住了50年了。”他张开巴掌比划。
 
孙焕春说,自己一直单身一人,没有过伴侣和子女,跟陆庄的亲戚也早不来往了,不过每月会回去领300元的低保金。说话时,屋外拴着的4只小狗一直朝老孙撒欢地叫,“捡的流浪狗,互相做个伴儿。”他指着四只模样差不多的白色小狗,喊出名字,“这个叫了了,那个是笨笨……”
 
微信图片_20180201144009~1.jpg
 
一年发现报告了7起山火
 
孙焕春家里的物件儿掰着一只手的指头就能数过来——一个老式自行车、一床发黑的被子、一口大锅和一个没地方挂的挂表。
 
“水从井里打,煮饭、喝、洗个凉水澡都不错。没有电,天黑点蜡。”老孙潦草地描述了一下自己的生活,又有点儿骄傲地拿出个翻盖手机,“我还有一个电话。”
 
不过,孙焕春手机的作用有点儿与众不同——平时他从不开机,除非看到山里哪儿冒起了浓烟。“我离得近,发现得早,看到山火就开机打电话报告。”老孙说,7年前,他第一次用这个手机给派出所拨了一个电话,报告他看到的一起山火,“马上就有人来把火灭了。”说到这儿,老人褪去了拘谨的表情,显得有些得意。
 
从那以后,孙焕春把报告山火当成了最重要的事。因为住处没有电,他隔几个星期会骑上自行车去找提供公共电源的地方给手机充充电。
 
“今年我就报告了7次,都是刚冒烟就来人扑灭了,他们还给我发了这个。”孙焕春指指炕中间,那里放了一个亮黄色的袖箍,上面写着“防火检查”。老孙说,这是林业部门发给他的,“这是我的工作,但是我不要钱,给集体再作点儿贡献。”
 
微信图片_20180201144016~1.jpg
 
不愿离开“家”
 
“很难想象,到晚上,四下都是野地,漆黑一片,他点根蜡烛那么点儿光是咋过来的。”林向东拿着炕上一个小碗里的半截蜡说,又瞅了瞅孙焕春身上皮革面已经完全脱落,只剩下里衬的“皮夹克”,问他:“上次大伙儿给拿的棉衣咋不穿呢?”“等过年的,我扫完房再穿。”孙焕春回答。
 
其实,这是带着志愿者们送完生活用品后,林向东头一次看到老孙,这几天,老孙一直很少在家。“山海关城里有跳舞的,还有下棋的,我去看来着。”孙焕春告诉林向东,他不会跳也不跟人搭话,就默默地看看。林向东听得直叹气:“他过去的经历都问不出来。总觉得他一个人太孤独,也不是办法。”
 
随后,记者联系了北戴河公安分局西山派出所,核实到老人的确是陆庄村人,但年轻时就离开了,因为没有儿女,是村里散养的五保户。他几乎不跟亲属联系,都是来领完低保金就走了,也没有选择集体供养。
 
了解到这些情况后,林向东再次询问老人是否愿意住到敬老院,孙焕春表示不回去。“挨着山也住习惯了,自己的这个‘家’凑合了。”
 
孙焕春的回答让林向东很无奈,“只能我隔三差五去看看他。如果哪天他身体不行了,希望还是能到有人照顾的地方去,别一个人被忘在这里。”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